小奶茶🌸🍉

Echo,一只涌泉的猫。
娘T/拒绝拖延/燕青

一个超级可爱充满了爱意的repo

首先你先给它点小红心!

换个名字!

收到以后我妈也看了你写的! @少年郎。 说很有意思都是小故事,然后我和我妈讲述一下我对你的感情(以及是未来大学生活里我经常要约吃的小伙伴)

接下来就是对本子的详细解说(吹捧)啦!同学会又看了一遍觉得谦谦视角真是太可爱了,当然后面自拍的谦谦骚扰喻王小年轻的谦谦也超级可爱!

短篇珍爱系列觉得不够看,再来几个就好了!真是超喜欢你的珍爱系列啊,似乎我就是因为你的第一个珍爱系列深深爱上你了!分手喻那篇感觉就是在作死23333

舌头狂甩对方嘴唇哈哈哈哈是prprprprpr吗!也对,你开车也就那回事儿了…幸好你没有开车,我还能给我妈看,反正她不知道加钙奶子是谁🍉

希望以后还可以做郎郎的g和你吃吃玩玩耍耍!日后就是我抢你首杀的时光啦(虽然也没有抢到几个qwq)

同人文的真相

我绝对不是发刀那种人啊!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维勇ABO】胜生选手听说您离婚了05

复健真痛苦,不知道写什么还要强行自说自话。 @涌泉(NekoCake) ä»€ä¹ˆæ—¶å€™å†™åˆ°è½¦éƒ½æ˜¯æœªçŸ¥å”‰ðŸ˜‚所以你得等我写到车才行!
维克托一直抱着那个毛绒玩具是因为马卡钦已经过世了。


两个人吃完饭后百无聊赖坐在书房的沙发里看电影,维克托心不在焉地咬着手指,目光渐渐凝固在灰白的幕布上,直到勇利叫了他几遍才回过神来。

维克托在想怎么把勇利带回父母家,以一对甜蜜伴侣的模式在家里相处两天。这本不是一件难事,他们一直扮演着完美的伴侣,甜蜜,知己知彼。只是,从勇利发情期的那一通电话开始,他的态度在一点点改变,有时甚至让维克托忘记是他提出的离婚——他想复合,维克托难以说他们究竟因为什么分开,是哪一次争吵,又或是每一次争吵?他觉得他们本不该离婚,用一纸冰冷的协议书来玩弄感情。

“你困了吗?看你好像有些疲倦。”

“也许是抑制剂的功劳……好吧,我确实有些困了。”维克托歪头枕着勇利的肩膀,这有些别扭,他比勇利高。

抑制剂,该死的抑制剂。Alpha的抑制剂多了些安抚的强度,以至于给维克托仿佛服用安眠药一般的错觉。

“明天去阿姨家”勇利说,“不要服用抑制剂了,你家里人总催的事情提上日程吧,以后我们都不要使用抑制剂了。”

勇利关闭放映机,整个书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唯有窗外有淡淡的光,不知是月光还是路灯的光。他没有说破提上日程的事究竟是哪一件,维克托没有回答,而是双手环住勇利的肩膀在他的嘴角轻轻吻了吻。

“我爱你,我的礼物呢?”

“在我的嘴里,你自己拿。”勇利笑着说,一片漆黑里维克托没有找对嘴巴的位置,亲了两次都撞上了脸颊。

“你是故意的吗?”

胜生勇利拒绝承认自己是故意捉弄维克托,取而代之的是舌尖卷着舌尖的接吻。

唾液交换,辗转缠绵,维克托捏着勇利的下颚加深了亲吻,两个人默契地交换着呼吸,明明彼此心中都没有做的打算,却如干柴烈火般接吻。

“我的礼物呢?”

“明天就看到了。”勇利弯眸狡黠地笑,擦了擦嘴角的唾液说,“刚才只是骗你的。”

“你真是演戏演多了,就你戏最多。”

“是的,接下来我们拍床戏吧。”

……

他们一起睡在维克托的床上,静静地听指针有过钟表盘的声音,维克托没有等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便呼吸均匀地睡去。勇利侧着头,目光在他的身上逡巡。维克托抱着一只马卡钦形状的玩偶睡得恬静安稳,眼角的细纹反而显得他更帅气迷人,带着点儿悲切。

“Merry Christmas,stay with me forever please……”

生日快乐。

偌大的卧室里立着一只三层的书柜,摆满了维克托和勇利的奖杯奖牌以及他们送给彼此的生日礼物。也许今天书架上将增添一个新成员,那么放在勇利送给他的第二个生日礼物旁边了。那是一个古拙的漆器盒子,塞满了电影票,确切地说,是勇利出演的电影包场的电影票。

深夜里有什么东西好像填满了,将要溢出来。

翌日清晨勇利醒来后便悄无声息地从维克托的怀里爬出来,蹑手蹑脚地下楼,从行李箱取出来一个黑色的帆布包,迟疑了片刻才拉开拉链把东西拿出来。

项圈,锁链,口球,狐狸尾巴肛塞,眼罩,以及,Sugar Cam。

自己给自己戴项圈,穿上维克托的衬衫。成年人有无尽的情趣和羞耻,比如此时,勇利站在镜子前捏着项圈上的金属牌,目光注视着牌子上的Victor's gift渐渐厚重了呼吸。

勇利拎着拴自己的链子又回了维克托的卧室,维克托还在睡梦中,勇利轻手轻脚地躺回他的怀里,闭上眼睛一边平稳呼吸一边等维克托醒来。

要如何呢?勇利没有想好之后的事情,把自己当作礼物这种方式似乎不是他这种年龄的人玩儿的了,换作六七年前他们大概会欲罢不能,不过换成现在,总觉得有些怪异。

维克托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一只小狗面色绯红地装睡,胸前平放着一条金属链子,他想起来昨天晚上勇利说的话后便笑了出来,声音里颇有主人的入戏感:“谁让你睡我床上了?”

勇利睁开眼睛看着维克托,对方接过链子顺势把他从床上带起来,从他穿着自己的衬衫来看维克托对这个生日礼物颇为满意。

“就这么回家吧。”维克托说。

“不行……怎么能在你父母面前这样……”

“你是我的,”维克托补充道,“礼物。”

“所以你才更应该自己享有,你想让别人看我这个样子,还是想你自己一个人看?”

维克托自然不会让勇利这个样子回父母家,不过退而求其次戴着项圈也不错,两个人各让一步,于是勇利只戴着一个皮制项圈金属牌被领子遮住掩饰掉过于成人的东西,权且让维克托的父母当他杀马特好了。

维克托一边开车一边问勇利能不能一直戴着参加节目,勇利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想让我上头条吗?色情演员?放浪Omega?”

“你确实很色情啊,真是的。”维克托说,“如果我是个有钱的导演就好了。”

“我如果是导演,我肯定会花重金请你做我的男一号,我做男二号,我们拍gv,没有第三个人。”
tbc

一个游戏?

想让我拿哪个作文开车?

国二我刚考完pass吧……

@涌泉(NekoCake)   @kitabinn  @肉骨  @少年郎。










我不一定写哦!

谢谢骨骨!你真是我的宝宝,这姑娘幸好我昨天没看到,不然把持不住容易睡不着。你放心,我绝对会考好的。爱你!



但是我绝对不会更文的。

肉骨:

太久沒拿筆連圖都不會畫了……要練_ノ乙(、ン、)_
@加钙奶子 çŒ¹æ˜Žå¤©é«˜è€ƒåŠ æ²¹www要是考砸了我不放過你(等等

突然想开黄别车。@王老吴 


那种少天把小别按在微草休息室搞到失禁的车。

隔壁老王和许斌麻麻在开会。

文州和小卢也在。

“队长队长少天前辈去哪儿了?”

“他说要接电话,可能时间长了一些吧。”

“一会儿我要和小别前辈pk!”

隔着墙壁黄少天戏谑着说:“小别前辈,我们来pk啊?吃我一剑,怎么样?”




我就是说说,不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有参加第三次好遗憾啊!我先码,等到有时间慢慢看,会回馈repo哒!比心!爱各位!都太棒啦!

希望还有企划四,带上我,带上我

明昭北往:

企划三期 | è·å°”è’™ æ­£å¼å‘刊!

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作者: 

@一言以蔽之  @陆婪  @瞎说茉  @MISS.U  @桑泊莫  @萧隐   @公子甜白°   @眼袋君  @▲那吉先生 â–²  @尤冼  @灯酒揽夜  @九宴WUTAGE  @风净沉舟  @蔚青山  @殁生  @蔚青山 @楼外楼  @D  @朔卿    ç£šç‰†ä¹‹ä¸‹ã€‚  @ å¼µé¶“   @白遇 

画者:

 @蹦迪薯条。  @余洲 

校对: 

@韶光贱 

设计/主催:

明昭北往

下载链接:

戳我 ï¼ˆuvs9)


阅后即焚!禁止二次上传!

欢迎大家写repo投喂~~

lof这个欠操的小妖精

阿西吧。

哪儿那么多敏感词????做爱!做爱!做爱!操射!骑乘!射精!射精!

我日……

【喻王/24H】假怀孕

字数:2258

备注:这个文什么都是假的。喻王除外。带黄别私货 @王老吴 看了你的文然后萌得一发不可收拾!!

王杰希近来心情不佳,身体欠安。他精神萎靡,食欲不振,夜不能寐,感觉身体被掏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喻先生想咨询一个问题,男性能否怀孕……接下来插播一段广告,导播联接下一位打来电话的听众。”

王杰希感觉自己怀孕了。

喻文州感觉王杰希感觉他自己怀孕了。

王杰希想和喻文州谈些什么但他不好意思说出口。

喻文州知道王杰希想和自己说些什么但不好意思开口于是他也不好意思开口。

哪里不对呢?王杰希一大早睡醒从床上挣扎起来,睡眼惺忪地站在镜子前穿衬衫,喻文州买好了包子油条摆在餐桌上,围着围裙在料理台前忙着煮粥。王杰希懒懒地往沙发上一瘫,打开电视看《朝闻天下》……

准备好早餐后喻文州悄咪咪地凑过去要索吻,王杰希侧过头抵了他一下,声音懒散地说:“没刷牙,不要亲。”

“哦,好吧。”喻文州说,“吃饭了。”

“没胃口,不想吃。”

“杰希你——”王杰希注视着他,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疲惫,喻文州本来要开玩笑问他是不是怀孕了的话也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王杰希调了个频道,一个准妈妈育儿节目跳出来,喻文州的声音轻轻地传来:“你可能过年饮食不规律,我煮了些薏米粥,喝一些天调理就好了。”

“食欲不振,精神萎靡,睡眠质量差,情绪波动……是准妈妈的正常表现,准妈妈们只需要放平心态,调整饮食……”

王杰希调了个台,喻文州端过来早餐放在茶几上,坐在沙发上吃。

“妈……我怀孕了。”

“是不是那个XXX?”“我去找那个XXX他要是不负责,我就打断他的腿!”“我说过让你保护自己,你怎么不听话,啊?!”

“哔。”喻文州关了电视,用筷子敲了敲王杰希的碗沿儿,说道:“吃饭。”

王杰希放平了心态。

喻文州给他调整饮食。

吃完早饭王杰希开车到微草训练营,已经成为队长的高英杰带着队员训练。前任队长的空降造成训练室里不小的冲击,刘小别先提出啦要约王杰希PK。王杰希退役后,王不留行和他本人一同退役了,高英杰并未使用王不留行,而是继续操纵木恩,打出了自己的风格。王杰希刷卡进入竞技场的时候笑了一下,随口说道:“小别你刚才要找我PK那语气不像以前的你啊。”

刘小别神情有一瞬不自然,不过很快进入了状态,他来不及思索王杰希这句话的意思。

王杰希在训练营待了一上午,在微草食堂喝了碗久违的豆汁儿,喻文州便来接他了。门卫大爷以前认识这个已经退役的蓝雨大神,喻文州讲明要找王杰希便轻松进入。喻文州进去时正好看见微草的队员们簇拥着王杰希走出大门,人群里身材高挑的刘小别显得分外扎眼,喻文州很久没有见过刘小别,因为某个人的关系,他对刘小别注意多一些。喻文州偷偷拍了张照片,站在距离王杰希不远处等他。

王杰希显然注意到了门口那个人,毕竟那个人穿着自己亲自挑选的毛呢风衣。王杰希似乎连领口不小心烫的烟斑都看得一清二楚。

“我朋友在等我,外面冷大家都快回去吧。”王杰希说。

王杰希问喻文州怎么来的,喻文州说坐地铁,正好可以让杰希开车回去。两个人在停车场的时候,王杰希在外套口袋里摸出钥匙时,喻文州欺身扣住王杰希的手腕把他按在车上接吻。他们腻歪了一会儿,并不顾及有没有摄像头拍到,扯着领子疯狂做……

舌头交流。

“文州,”王杰希抽空舔了舔喻文州的唇肉,声音四平八稳地说道,“我好像怀孕了。”

像无数的言情桥段一样,男主在胸前作孽的手掌停了下来,欲言又止……喻文州停下了伸进王杰希衬衫里的手,沉默几秒之后,问:“多久的事了。”

“两周前。”那时候开始食欲不振,精神萎靡,睡眠质量差,情绪波动……

“等等。”喻文州掀开王杰希的衣领,指尖按压在他的脖颈,没有腺体,或者说有腺体他也感觉不到。

“我怀疑这是ABO的世界,不然杰希你怎么会怀孕?”

“你为什么不质疑我怀孕?”

“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这个世界。”

“文州你这样特别中二。”

“我们真的可能活在一个假的世界,你也许是华北第一Omega,我是华南第一Alpha。”

王杰希一脸冷漠,推开喻文州,上车。喻文州跟着坐在副驾驶,手掌不怀好意地摸了摸王杰希耳后。

“我是华北第一Alpha。”王杰希说,“I'm the father I'm the king.”

“杰希你也相信这是ABO的世界了。”

王杰希说:“不,你可以打开知乎问问,或者百度一下。”

“百度什么,喻王ABO?”

“男性假怀孕的错觉。”

“pseudocyesis(假孕),是指因对怀孕过度期待或强烈恐惧而出现停经、孕吐、分泌乳汁等怀孕征兆。实验表明,假孕是一种心理疾病,男性也可罹患。各位女同胞不妨试试给男人关个密室监禁,每次侵犯他时加以语言侮辱:‘怕也没用了,让你怀上我的种哇哈哈’。不出两个月,应该就天天有鲜奶喝了。”喻文州百度了假孕棒读出来后,王杰希一脸[你还有良心吗]看着他。

“所以,是我那些话的错?”喻文州想起来自己最近和王杰希做的时候都会说很多dirty talk,诸如要把王杰希操怀孕,王杰希怀了自己的孩子,等等。

但是这是那个人的锅。那个人和自己微信说,用这个方法可以看到爱人可爱的样子,亲测有效。

至于刘小别恶心了一个多月才缓过来的事除了那个人谁也不知道。

夜晚,喻文州和王杰希啪啪啪之后,他点了一根事后烟。喻文州抽万宝路,细长烟身分外妖娆。王杰希侧身执着喻文州的手掌,轻轻亲吻了无名指的戒指。

喻文州凑过去喷了王杰希一脸烟。王杰希没有吸烟嗜好,刚刚做得精疲力尽,这一来被呛得声音又糯又软。

“睡觉吧,文州。”王杰希说,“明天是元宵节。”

“稍等,我给少天发个红包。”喻文州点开微信,当然他发了红包之外,又把刘小别的照片发给黄少天。对方在英国留学,地域不便,因此一直用微信联系了。

喻文州看到对方发出无与伦比的表情,发了个呵呵笑。

“杰希好像要假怀孕了,少天,你这个馊主意还是自己和小别玩儿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