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茶🌸🍉

此号已弃,取关随意。

你吸出久我吸轰,手牵手爱轰出

涌泉(NekoCake):

在茶茶酱的推荐下补了小英雄。体验了一把燃哭的感觉!!!(吹一波骨头社!!)

在微博上刷到了牙桑轰出的梗,牙桑的脑洞太可爱了,忍不住画了下来。感谢牙桑的授权!! @甜橙和柠檬水 

p3来自微博,心声!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蹈海:




不要对读者妥协。


我自认不是个能写好故事的人,归根究底,我是个打着同人幌子写私小说的。我有一个比较偏激的想法:人是自我感动的生物,你写的,和读者理解的感动的,可能是毫无关联的两种物事。天大地大知音难寻,大部分时间,写文是一种自我感动自我高潮的行为。


我还有个偏激的想法:写文如同传销,不是作者控制读者情绪,就是读者看都懒得看。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我能明白缘由:一翻列表,看到受欢迎的那几个,内心大喊这都什么垃圾玩意居然有人看有人捧,亦或是这种风格最得圈子青睐,啊我好喜欢我也想试试。这都很正常,人要是没有功利心进取心,那才不正常。


正常的东西是对的吗?


就像现今拉关系走后门之类之类,是常态,是正常的,但是常态不代表正确,你可以干,但你干的时候心里要清楚:这不对。人要是这个觉悟都没有,就真的很无聊了。圈子那么多,野草一样,今年割了明年还有,今天红了明天就不一定红。人要受欢迎的想法也很对,但是难道一个圈子吃到死吗?习惯了这个圈子的审美,观众爱好,写什么最受欢迎,然后一直呆着?这种作者我建议自己吊死自己算了,一点尊严都没有。


读者控制了你,你就是个产出机,大老爷想看什么你就写什么,你说你要是商稿人家给钱你办事也就算了,你他妈还不收钱,我都不知道这类作者图什么。


身为作者,你要有点野心。


从众是无聊的,当标杆才是有趣的。学舌容易吗?太容易了。想红容易吗?也很容易。得看你红到几点钟。文风这东西不是学舌学来的,是不断的读不断的写,最后自己琢磨出来最适合自己控制表达感情的,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你学,看起来就很拙劣。这感觉不好说,没有既定标准,但是写多的人看起来,就觉得特别怪异。因为那压根就不是你的东西。


垃圾很多精品很少,希望大家争做精品,不要做垃圾,也不要做精品的仿品。因为真他妈不好吃啊。而且作者分优劣,读者也分好坏,知音难寻但你也不能就直接放弃了吧,难道看到那些莫名其妙的留言你不火大吗?不想说你KY就别留言了吗?读者老爷对你挑挑拣拣,你还真让他们挑啊,说句不好听的:有些人就不配看!对这类人还妥协,我看你也是脑子被门夹了,有点进取心好吗。


讨好读者简单,结果就是讨好自己变得很难。作者,无论文图,连这点野心都没有,就很难看。有句话我看人当笑话说,说是: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感觉是很好笑,其实不好笑。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给自己留点尊严。







一个超级可爱充满了爱意的repo

首先你先给它点小红心!

换个名字!

收到以后我妈也看了你写的! @少年郎。 说很有意思都是小故事,然后我和我妈讲述一下我对你的感情(以及是未来大学生活里我经常要约吃的小伙伴)

接下来就是对本子的详细解说(吹捧)啦!同学会又看了一遍觉得谦谦视角真是太可爱了,当然后面自拍的谦谦骚扰喻王小年轻的谦谦也超级可爱!

短篇珍爱系列觉得不够看,再来几个就好了!真是超喜欢你的珍爱系列啊,似乎我就是因为你的第一个珍爱系列深深爱上你了!分手喻那篇感觉就是在作死23333

舌头狂甩对方嘴唇哈哈哈哈是prprprprpr吗!也对,你开车也就那回事儿了…幸好你没有开车,我还能给我妈看,反正她不知道加钙奶子是谁🍉

希望以后还可以做郎郎的g和你吃吃玩玩耍耍!日后就是我抢你首杀的时光啦(虽然也没有抢到几个qwq)

谢谢骨骨!你真是我的宝宝,这姑娘幸好我昨天没看到,不然把持不住容易睡不着。你放心,我绝对会考好的。爱你!



但是我绝对不会更文的。

肉骨:

太久沒拿筆連圖都不會畫了……要練_ノ乙(、ン、)_
@加钙奶子 çŒ¹æ˜Žå¤©é«˜è€ƒåŠ æ²¹www要是考砸了我不放過你(等等

没有参加第三次好遗憾啊!我先码,等到有时间慢慢看,会回馈repo哒!比心!爱各位!都太棒啦!

希望还有企划四,带上我,带上我

明昭北往:

企划三期 | è·å°”è’™ æ­£å¼å‘刊!

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作者: 

@一言以蔽之  @陆婪  @瞎说茉  @MISS.U  @桑泊莫  @萧隐   @公子甜白°   @眼袋君  @▲那吉先生 â–²  @尤冼  @灯酒揽夜  @九宴WUTAGE  @风净沉舟  @蔚青山  @殁生  @蔚青山 @楼外楼  @D  @朔卿    ç£šç‰†ä¹‹ä¸‹ã€‚  @ å¼µé¶“   @白遇 

画者:

 @蹦迪薯条。  @余洲 

校对: 

@韶光贱 

设计/主催:

明昭北往

下载链接:

戳我 ï¼ˆuvs9)


阅后即焚!禁止二次上传!

欢迎大家写repo投喂~~

【方王】汤圆

啊啊啊谢谢你啊我的宝宝(づ ̄ ³ï¿£)づ

修修么么么么么么哒!!!!我爱你(ღ♡‿♡ღ)!!!

æ®·ä¿®:


私设:1.方士谦不会做饭


           2.方士谦自由职业,王杰希到公司上班


ooc


@三七猹 ç”Ÿæ—¥å¿«ä¹ï¼Œç»™å°¼çš„小甜饼


 


##############


 


王杰希挽起衣袖从明显闲置许久的冰箱里翻箱倒柜翻出开了封还剩半包的花生汤圆,他拿着包装袋翻来覆去看了会,确认还没过期就准备拎去煮。


装了适量的水进锅,把锅架好,开火。火开得挺大的,炙热的温度熔解了身体因刚从外面回来沾染上的寒冷。很快,水烧开了。王杰希把包装袋的开封口在锅边附近放低,把汤圆倒进去,看着不少的冰碴跟着汤圆骨碌碌滚进沸水里,微微皱了眉。


锅里的水到达燃点沸腾,升腾的水汽模糊了王杰希硬朗的侧脸线条,也柔化了他平时习惯性抿得直直的唇线,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多了几分平易近人。


方士谦抱臂站在厨房门口,站没站相地靠着门沿,直勾勾地看着王杰希,满眼都是他,仿佛看不够似的。不过他也确实没看够,因公分别半年,这半年的分量哪是那么好补的?


王杰希拿着长长的汤匙搅拌,免得汤圆黏锅,轻轻地推着绕圈,一圈一圈极为耐心,手法轻柔而利索。


隔着还算透彻的水面,王杰希看到汤圆的表面似乎有些斑驳的裂痕,有些疑惑地咦了一声,手下的动作没停。慢慢地,一些白色的黏糊的馅料从裂痕里渗了出来,浮到水面。王杰希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没看错,他有些无语地转头去看守在厨房门口的方士谦,“这汤圆你放多久了?都冻裂了。”


“半年了吧。”方士谦想了想,有些不确定地给出答案。“你刚外派没多久买的,吃了一半之后就一直扔在冰箱里了。”


“这冰箱你也肯定很久没用过了。”王杰希有些无奈,想起刚才看到冰箱的冰鲜箱里明显焉到烂的菜叶,他敢断言方士谦一定很久没收拾过冰箱了。


“嗯,都在外面吃,用不着冰箱。”方士谦一边回答,一边朝王杰希走了过去。


“你厉害啊,半年都在外面吃,就不能自己做吗?”王杰希嫌弃地甩了方士谦一眼。看到汤圆一个个都浮到水面,王杰希知道这是煮好了。


“我又不会做饭,诶给我尝个,”方士谦从王杰希身后抱住他,看他把汤圆盛到碗里,指使他先喂他一个,王杰希依言舀了个递到他嘴边,方士谦凑过去吹冷吃掉。“还是你煮的好吃,我上次吃自己煮的汤圆,煮是煮熟了,但是皮没煮开,吃起来一块块的。”


“那是你没弄好。我就不懂你怎么不会做饭,”王杰希有些没好气地说,“而且连个汤圆都不会煮,我下次又要被外派半年你可怎么办啊?”


“小时候家里有人做,长大了可以去餐馆解决,再后来不是有你了嘛。”方士谦有些撒娇地说,他抱紧王杰希,想要把将他禁锢在怀里,微微低头亲吻他的发尾和后颈。“干嘛又要外派你,你这次出去回来,应该就能坐稳公司给你的领导职位了吧,别再出去了。”


“你之前不是很鼓励支持我接受外派的么?”王杰希动了动颈子,躲开有些痒的亲吻,低笑问。


“我以为我能忍,但事实证明我只能忍受一次的分离。”方士谦抬手抚摸王杰希的唇瓣,而后扭过他的下颌,吻了上去。


“唔……汤圆,不、不吃了么……”


“我想先吃你。”


 


fin


 


放你出去是希望你变得更好,这样以后才能更稳定地在一起,我期待你的归来,而且以后我不会再放你走。


                                                                            â€” â€”摘自方士谦半年前的某则日记


 


明昭北往:

“人类嗅觉的最低阙值,是扩散在有着三个房间的公寓内的一滴香水。”


《气味图书馆》正式发刊!

文手:@√i   @Tiki其实是熊  @陆婪   @和她在一起   @眼袋君   @朔卿   @孙黯。  @决明子   @邵陵笔冢   @心聲停止  @破伤风  @景深之源  @萧隐  @三七猹    @浮世  @mint @鶓

校对: @韶光贱 

设计:明昭北往

下载方式:

01.360云盘 ï¼ˆæå–码:061b)

02.加QQ群539884421 发刊日期:08/20

禁止二次上传!阅后即焚!祝您阅读愉快!

这颗心我只给写repo的好孩子


【叶王】小欢喜

叶修生日快乐!

叶修和王杰希是在第十赛季确定的关系,彼时两个人不常相聚,直到叶修退役,带着几件衣服北上找到王杰希,理所当然地住进了王杰希的公寓里。

“你怎么连洗漱用品都没有?”

叶修来的第一天连洗漱用品都没有,偷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借了王杰希的牙具一用,晚上王杰希刷牙时被口腔里薄荷味和烟草味的混合气味恶心了一下,有些抱怨地看着叶修。

叶修穿着个大背心坐在沙发里吃西瓜,用勺子抠了一大块塞嘴里,一点儿也看不出歉意地和他说自己没带洗漱用具来。

王杰希告诉他零钱都放在了鞋柜的第二个抽屉里明天自己买日用品,略嫌弃地刷完牙,叶修擦了擦嘴角的西瓜汁亲了亲王杰希嘴角,交换了一个味道复杂的吻,薄荷味,西瓜味,淡淡的甜主动吮吸了微微苦涩。

叶修身上有些淡淡的烟草味,除此之外还有洗衣粉的微薄香气。 


晚上两个人坐在沙发里看电视,叶修想看综艺节目,王杰希想看央视的纪录片,最后叶修在户主的威胁下妥协,两个人看一个讲述企鹅的纪录片,今晚恰好讲述的是企鹅爸爸带孩子的内容,镜头转到帝企鹅爸爸带着灰色毛茸茸的小企鹅教它们走路,一大一小的团子扭来扭去地在冰上行走,企鹅爸爸因为失去平衡跌在冰面上,吃力地爬了起来。叶修捧着西瓜吃,说到:“不是说轮回是鹅队吗,你看这只这么蠢萌的像不像孙翔?”

“帝企鹅性格温和,孙翔不是帝企鹅这个品种,我觉得周队比较像……”王杰希试着代入了周泽楷帝企鹅的形象,觉得挺合适。

“不是一个品种怎么在一起?”叶修说,职业选手的情感情况一般是保密的,除了叶修和王杰希公开出柜再宣布了在一起的关系以外,外界知道的还有孙翔和周泽楷这对赛场上的双一组合。周翔二人是在世锦赛时的某个夜里被粉丝意外发现曝光关系,叶修则是问了王杰希的意愿后两个人才宣布关系。

王杰希对此不是很在意,他喜欢叶修是从第三赛季就开始的事,家里人早就知道自己的性取向,与其掖着藏着不如早些公布出去,反正他不care外界的看法。反而是叶修这边困难了些。

从打荣耀开始,叶家老爷子就不同意,最后是叶修在外十年后才接受了他的这项职业。这一次叶修回去和老爷子说自己喜欢了一个男人还和自己一样是打荣耀的时候,老爷子二话不说,抄起来拐棍就抽在了叶修身上,大概是抽了四五下,叶修一声不吭,也不喊疼,脸上还是刚才和他说自己喜欢男人时候郑重的表情,最后老爷子气得把拐棍一甩,捶了叶修一拳,老人军人出身,几下下来身上肯定已经青肿,叶修任他打了好几下后才说:“爸,我对不起您。”

叶修喜欢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喜欢叶修三年多,一次组织参与队长活动时王杰希和叶修被分到了一起,那时候叶修身份还是叶秋,王杰希叶秋叶秋地叫他,活动结束后的晚上两个人在宾馆里打牌,输了被贴纸条,王杰希看了眼贴了一脸纸条的前辈,忍着想要和他接吻的冲动凑进去在鼻翼又贴了一张纸条。

“王队啊……”叶修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纸条,相反的,王杰希脸上只有三张,叶修问他:“你们微草的日常训练不会是打牌吧?”

“不是,”王杰希收好牌洗了放回盒子里,叶修刚扯下来一张字条,王杰希又给他粘了回去,“我小时候经常玩儿,有点儿手感吧。”

“可以啊王队,你这手速发展发展当个赌圣怎么样?”

“能别叫王队了吗前辈?”

“那我叫你什么,大眼儿怎么样?”

王杰希僵了僵嘴角,扯下来叶修脸上的纸条,又扯了自己脸上的,叶修以为他生气了,摸出来一根烟点燃。

“我小时候眼睛不大。” 


叶修被这句话逗乐了,弹了弹烟灰在烟灰缸里,推开床头柜上放的一架子安全套润滑剂等情趣用品,随口说:“你看这个宾馆,楼下都有自动售货机,屋里还要摆这个。”

“很多人不会选择在楼下买,所以在屋内设置这个是为了保护人的隐私并且增加情趣,多添加一些情趣用品是一种营销手段。”

“啧,我就不喜欢戴套,不舒服。”这话说得好像叶修是个情场高手似的,然而除了荣耀女神他没有伴侣,不过是个宅男而已。

“前辈你没有戴套,怎么知道戴了就不舒服呢?”

叶修拿出来一盒套子说:“我是想试试的,可是用了明天早上就不好交代了。” 


“前辈如果想试试,楼下自动售货机里有卖的,和你手里的一模一样。”

“咳不行啊,哥一出去被认出来怎么办?”

“前辈觉得,今天戴着面具参加活动的人,谁会认识?你本来也不在公共场合露面对吧。”

最后叶修还是去楼下买了套子,两个人戴着套子撸,险些擦枪走火,叶修趁王杰希没发现时候偷偷亲了他一口。 


后来叶修一直记着那个晚上,多少回脑海里想着王杰希将精液释放。这样的生活直到两个人在一起才算结束。

所以后来叶修喜欢王杰希除了因为他就是喜欢他以外,叶修还想上他。 王杰希知道叶修被家父打了以后权衡了利弊想就此放弃,叶修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淤青说:“你这是心疼了?”

“看着太疼了。”

“要是不和你在一起哥这顿打不就白挨了, ”叶修一边用冰块敷在青肿的皮肤上,一边宽慰王杰希说,“唉你亲我一下我就不疼了……”

王杰希和他接吻,又帮他解决了一下生理问题,因为叶修身上的伤拒绝了性事,叶修笑他太小题大做,结果半夜突然发高烧,整个人热乎乎得像个烤红薯,叶修推了推王杰希把他叫醒,哑着嗓子说自己好像发烧了。家里一时没有退烧药,王杰希当机立断要带着叶修去医院,彼时叶修刚刚退役,两个人去医院加上叶修身上的伤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叶修打电话给叶秋叫他把私人医生请来。

叶秋请来医生后家里人自然知道老爷子下手重了把宝贝儿子打够呛,王杰希白天正在战队里训练,叶修打电话来说想吃鱼香茄条。

“我在训练,你想吃自己订外卖吧?”

“啧那你也得回来一趟,我爸妈要来看看我,你快来装作贤妻寸步不离地照顾我啊。”

“你爸不吃这套吧。”

“我妈吃,你回来做点儿菜呗?”

下午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王杰希提前完成了训练后回家,叶修正躺沙发里打吊瓶,叶秋坐旁边给他削水果,两个几乎一摸一样的人坐一起还蛮有视觉冲击的,尤其是一个穿着西装一个穿着大背心,气质完全不一样。

王杰希简单做了几个菜,叶秋惊讶地说,嫂子你居然会做饭。

王杰希没有纠结嫂子的称呼,告诉他说因为自己不想做饭。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叶父叶母来了后王杰希照顾得极好,和叶修就差上演举案齐眉的戏码了,叶母本着儿子想做的她管不了的心态同意了叶修和王杰希在一起,叶父没有说是否同意,只是嘱咐王杰希照顾好自己叶修是个粗心的人,老人同意时王杰希抖着手给叶修夹了一片牛肉,叶修在桌子底下握紧了王杰希的手。 


公布恋情,正式同居,生活平淡如水,正如此刻王杰希靠着叶修进入睡梦,叶修把电视设定定时关闭,抱着王杰希轻手轻脚地回到卧室里。王杰希迷迷糊糊醒来时叶修啄了一口他嘴唇,让他继续睡,王杰希抱着叶修难得可爱地埋进他怀里,继续睡了。

凌晨一点,城市里的车辆川流不息,他与他相拥而眠,并留下了一个小小的亲吻。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