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茶🌸🍉

正视自己的一切,等待有人从幼儿园接我回家。

不知道发这条lof之后会不会有同校的小姐姐们来和我扩列,一起看小英雄一起吃轰出,一起产粮交换无料,一起校内北苑食堂就着六毛钱的肉饼开茶会。


醒醒,醒醒,不存在的。

你吸出久我吸轰,手牵手爱轰出

涌泉(NekoCake):

在茶茶酱的推荐下补了小英雄。体验了一把燃哭的感觉!!!(吹一波骨头社!!)

在微博上刷到了牙桑轰出的梗,牙桑的脑洞太可爱了,忍不住画了下来。感谢牙桑的授权!! @甜橙和柠檬水 

p3来自微博,心声!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蹈海:




不要对读者妥协。


我自认不是个能写好故事的人,归根究底,我是个打着同人幌子写私小说的。我有一个比较偏激的想法:人是自我感动的生物,你写的,和读者理解的感动的,可能是毫无关联的两种物事。天大地大知音难寻,大部分时间,写文是一种自我感动自我高潮的行为。


我还有个偏激的想法:写文如同传销,不是作者控制读者情绪,就是读者看都懒得看。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我能明白缘由:一翻列表,看到受欢迎的那几个,内心大喊这都什么垃圾玩意居然有人看有人捧,亦或是这种风格最得圈子青睐,啊我好喜欢我也想试试。这都很正常,人要是没有功利心进取心,那才不正常。


正常的东西是对的吗?


就像现今拉关系走后门之类之类,是常态,是正常的,但是常态不代表正确,你可以干,但你干的时候心里要清楚:这不对。人要是这个觉悟都没有,就真的很无聊了。圈子那么多,野草一样,今年割了明年还有,今天红了明天就不一定红。人要受欢迎的想法也很对,但是难道一个圈子吃到死吗?习惯了这个圈子的审美,观众爱好,写什么最受欢迎,然后一直呆着?这种作者我建议自己吊死自己算了,一点尊严都没有。


读者控制了你,你就是个产出机,大老爷想看什么你就写什么,你说你要是商稿人家给钱你办事也就算了,你他妈还不收钱,我都不知道这类作者图什么。


身为作者,你要有点野心。


从众是无聊的,当标杆才是有趣的。学舌容易吗?太容易了。想红容易吗?也很容易。得看你红到几点钟。文风这东西不是学舌学来的,是不断的读不断的写,最后自己琢磨出来最适合自己控制表达感情的,每个人都不一样,所以你学,看起来就很拙劣。这感觉不好说,没有既定标准,但是写多的人看起来,就觉得特别怪异。因为那压根就不是你的东西。


垃圾很多精品很少,希望大家争做精品,不要做垃圾,也不要做精品的仿品。因为真他妈不好吃啊。而且作者分优劣,读者也分好坏,知音难寻但你也不能就直接放弃了吧,难道看到那些莫名其妙的留言你不火大吗?不想说你KY就别留言了吗?读者老爷对你挑挑拣拣,你还真让他们挑啊,说句不好听的:有些人就不配看!对这类人还妥协,我看你也是脑子被门夹了,有点进取心好吗。


讨好读者简单,结果就是讨好自己变得很难。作者,无论文图,连这点野心都没有,就很难看。有句话我看人当笑话说,说是:少一点套路,多一点真诚。感觉是很好笑,其实不好笑。


他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给自己留点尊严。







【维勇/ABO】胜生选手听说您离婚了06

开车的契机尚未找到,我好急啊他们什么时候能来一炮开个加长林肯啊 @涌泉(NekoCake) 

轿车行驶到维克托家的府邸后,管家带着几位家仆迎了过来,勇利拎着一袋子食材交付给仆从手里后握住了管家伸出的手,维克托则亲昵地肩膀贴着肩膀拥抱住这位老先生,管家的名字叫尼古拉,自维克托尚在襁褓之中便事无巨细地照顾他的起居生活,维克托搬出去住后时常被尼古拉打电话叫回来陪伴家人,而他们的马卡钦也是尼古拉送给维克托的礼物。忙于奔波各地拍戏做节目的勇利很少回来看望维克托的家人,所以这次回来尼古拉表现得甚是激动。

“尼古拉,好久不见!我的礼物呢?我猜你又像以前一样藏起来让我找个满头大汗对不对?”维克托揽着勇利和管家走进家门,玄关处整齐摆放着三双棉质拖鞋,维克托帮勇利解开围巾和大衣后交给家仆,家父家母和一只毛茸茸的小贵宾犬迎了过来。

“这是?”

“你的生日礼物。”尼古拉不轻不重地锤了维克托一拳说道,“先和老爷夫人问安,你个混小子。”

“中午好,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勇利行礼后走上前去和他们分别轻轻拥抱,维克托看了眼神色冷淡的父亲,略有尴尬地抱了抱老先生,对方只是肢体短暂地接触就感觉到了Omega信息素的气味。

“这只狗是尼古拉找到的当初和马卡钦一起出生的狗狗的孩子,还没有起名字。”维克托的母亲笑容温婉,维克托和勇利俯身逗弄着这个小家伙,维克托说道:“勇利想好起什么名字了吗?”

“你让我起?”勇利想起来自己曾经那只名叫维克托的贵宾犬,按捺住想说给狗起名叫维克托的想法,又说道,“维恰的生日礼物自然是由你来起名字才好吧。”

“那就叫Yuri好了。”维克托说,“尤里养了一只叫勇利的猫,我们养一只叫尤里的狗狗怎么样?”

“听起来有些睚眦必报的意思呢……”

“那有什么,勇利,你不是也养过一只和我同名的贵宾犬吗?”维克托一把捞起来这个小家伙放在怀里颠了颠,笑声乐得发颤,小家伙亲昵地舔了舔维克托的脸颊讨好地甩尾巴。

“哈?你是笨蛋吗?”勇利用余光扫向也在场的三位长者,迅速思忖之后才略有为难羞赧地说道:“你这个看起来就像是捉弄尤里奥,而我、我当时起名字是因为、因为崇拜爱慕你啊!”

三位长辈看着后辈打情骂俏似的拌嘴倒也不予阻拦,这和他们知道阻止不了也是有关系的。是的,这是所有人都明白的事:除非两心分离,否则纵然身隔万里,或是咫尺距离,维克托和胜生勇利看起来就是天造地设般的甜蜜。

一家人共进午餐时维克托抱着尤里时不时叉牛肉喂给这个小家伙,管家也一同进餐,五个人有说有笑地消遣时间,维克托的母亲聊着她的新作,父亲作为五个人中面色最严肃的长辈,只是默默地倾听并不时点头表示认可,管家除了偶尔插几句话就一直保持着倾听的状态,维克托聊着他的教练生活中的一些趣闻,勇利则聊一些拍戏时候的事。

“尤里奥那个孩子……您以前见过的,现在又长高了,不过性格还是一样的别扭,他和一个叫奥塔别克的选手关系很好,我猜会像我和勇利那样——”

维克托的母亲突然说道:“说了这么多,才发现维克托完全没有说你和勇利平时发生的事情呢,你不会像你父亲一样上了年纪就变得像个无趣的糟老头子了吧?”

“……哈哈,他才三十五岁啦妈妈,”勇利抬眼和维克托交换了一下眼神,维克托显然不知道勇利接下来要说什么,这不在他们预先排练准备的范围内,似乎是因为做了演员的缘故,勇利仅仅想了一瞬便想出了对策,他说道,“也许——他其实是在紧张。”

“紧张?”

餐桌上的氛围突然短暂地凝固了,起码维克托是觉得紧张的 ï¼Œå‹‡åˆ©ä¸å¾ä¸ç–¾åœ°ç«¯èµ·é«˜è„šæ¯æŠ¿äº†å£çº¢é…’,用带着愉悦腔调的声音说道:“事实上,他平时还是在生活打点上手忙脚乱的,在重复地做以前也做过的蠢事,不过因为他要增加一个父亲的角色,所以才变得紧张,小心翼翼的。”

“父亲——天啊我亲爱的孩子,你是说我们家要添一个新的小生命了吗?”

“是的,并且,不管维克托怎么想,我觉得我们的孩子既不要从事花滑也不要从事演绎,毕竟我俩和尤里奥比起来实在算不上有天分之人。”

“小猫咪听到一定又会一脸嫌弃地要怼你了,”维克托长吁了一口气,“不过孩子都没出生,说什么都为时过早吧!”

“这真是个大惊喜,竟然现在才告诉我们,你们俩不会要等到孩子即将出生才通知我们吧!”维克托的母亲佯作生气状嗔怪维克托和勇利,然而因为兴奋她又喝了一杯红酒,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微醺沉迷的喜悦之中。

“哪里会的,我和维恰这次就想告诉您啦,我也是这几天才发现。”勇利看着维克托的父亲与他对视,心里有些心虚地补充了一句“因为最近是我们的发情期和易感期。”

“那你应该好好休息啊,勇利最近还要外出拍戏吗?”尼古拉问他。

“最近没有什么事,除了需要出场一些活动,我只能乖乖听维克托的待在家里。”

中餐过后维克托直接带着勇利回房间休息,许是发情时身体疲惫感更强烈的缘故,一进房间勇利就掀起来毛衣一头扎进宽阔的双人床里。

“你还好吧?”

“还可以……我真是,情急之下竟然说出那样无法转圜的话来。”勇利蹭了蹭蚕丝被冰凉的缎面,懒洋洋地抬手脱去上衣,维克托倒在勇利的身旁,一手摸索着够到了床头柜的空调遥控器,调了一个偏低温却不至于感到冷的温度,空气里带着浅浅的冰冷的气息,不消一会儿,一股浓郁的Omega信息素的味道便萦绕充盈了整个房间。

“你还真是没用抑制剂啊,这么想作秀给我家人看?”维克托抬起手指撩开勇利贴着脖颈的碎发,反手又被他轻轻地按压住手背,指尖摩挲着传递温热的温度。

“谁让你不回家……生日礼物不是必须要当天送达吗……”胜生勇利说完又觉得此话欠妥,总带着些要和维克托撒娇的意味似的,对方显然也有所察觉并捕捉到了勇利内心的想法,轻笑出声。

“你不会是想要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我吧?”

混蛋维克托……明知故问!

“你这招太老套了,一点惊喜都没有。”

维克托刚说完勇利从床上直起身双手系衬衫胸前处的扣子,移了身形准备离开,维克托摸不清他的喜怒,立即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角。维克托震腕扯过勇利双手扣住腰身固定住人面对面地直视对方,他站起身目光由仰视变成俯视,双手也渐渐顺着腰线脊椎抚摸到了勇利的肩膀上,维克托试探着亲吻了勇利的嘴唇,唇角溢出淡淡的酒香勾引着他探入舌尖深入,胜生勇利没有拒绝他,他没有生气——事实上维克托这么想的时候便在嘲笑自己的愚笨,毕竟,勇利本身就没有拒绝他。

“别动。”维克托单手捏着勇利的下颚,从裤袋里掏出来金属链子,动作麻利地掀开勇利的领口拴住,勇利呵笑一声,指尖灵活地解开维克多的睡袍,轻巧地剥落后又在他光滑的肩头咬了一口留下了一排牙印。

 

“标记你。”

 

“这么凌厉的宠物不好好调教一番怎么能带出去呢?”虽然被胜生勇利重重地咬了一口,维克托并无恼怒反而是一脸玩味的表情,一手按着勇利的肩膀把他推倒在床上,一手扯着链子往上提。

 

“啊,你疼到我啦!”

 

“闭嘴,”维克托抬起一只脚踩着勇利的下身,动作的力度虽然不大,气势里却带着十分的威严,他俯身凑近去用手掌轻轻掴了一下勇利的脸颊,说道,“现在我要享用我的礼物,你如果敢随便发出声音,我就拿你箱子里带来的皮鞭狠狠抽你的屁股。”

Tbc.

一个超级可爱充满了爱意的repo

首先你先给它点小红心!

换个名字!

收到以后我妈也看了你写的! @少年郎。 说很有意思都是小故事,然后我和我妈讲述一下我对你的感情(以及是未来大学生活里我经常要约吃的小伙伴)

接下来就是对本子的详细解说(吹捧)啦!同学会又看了一遍觉得谦谦视角真是太可爱了,当然后面自拍的谦谦骚扰喻王小年轻的谦谦也超级可爱!

短篇珍爱系列觉得不够看,再来几个就好了!真是超喜欢你的珍爱系列啊,似乎我就是因为你的第一个珍爱系列深深爱上你了!分手喻那篇感觉就是在作死23333

舌头狂甩对方嘴唇哈哈哈哈是prprprprpr吗!也对,你开车也就那回事儿了…幸好你没有开车,我还能给我妈看,反正她不知道加钙奶子是谁🍉

希望以后还可以做郎郎的g和你吃吃玩玩耍耍!日后就是我抢你首杀的时光啦(虽然也没有抢到几个qwq)

【维勇ABO】胜生选手听说您离婚了05

复健真痛苦,不知道写什么还要强行自说自话。 @涌泉(NekoCake) ä»€ä¹ˆæ—¶å€™å†™åˆ°è½¦éƒ½æ˜¯æœªçŸ¥å”‰ðŸ˜‚所以你得等我写到车才行!
维克托一直抱着那个毛绒玩具是因为马卡钦已经过世了。

“Cheers!”维克托举起装着雪碧的高脚杯和勇利碰杯,后者一饮而尽后一脸满足地打了个嗝。尚处于发情期的身体饮酒很难不会乱了分寸,于是他们把香槟替换成了雪碧。

“致我的爱人。”

“致我的爱人。”维克托说,“祝你的新作首映顺利。”

“谢谢你,对了……我希望你能同我一起参加首映,艾米莉一家都是你的粉丝,他们很希望能见你一面。”勇利垂眸盯着餐盘里面的pasta,心中暗自思忖维克托会不会答应,首映的时间和维克托行程表上大赛后的庆祝晚会的时间相撞,作为尤里的教练,维克托本没有理由不参加晚会,这是基本的礼仪。

“什么时候?”维克托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问。

“1月4号,晚上六点半。”勇利不着痕迹地抬眼看了看维克托因为迟疑而有一瞬停顿的右手,铂金的婚戒在烛光下折射着温润的光,补充道,“但是五点就要到达会场,如果晚上首映结束后我还想直接邀请艾米莉一家共进晚餐。”

“勇利,那天晚上我可能不能参加。”维克托说道,“你知道的,晚会不仅仅是为了庆祝,也许,我需要安抚小猫咪。”

“虽然我希望他夺冠,不过他最近的状态并不是很理想。”维克托说,“勇利你记得你Omega性状在什么时候显露的吗?”

“我很早……16岁,未成年就提前显露了。”

“尤里已经快23岁了,他似乎才显露出性状,而且是Omega。”

未知的事情已经被预言好了在何时何地上演,维克托无需细言勇利也已经明白他的意思,尤里这个麻烦鬼一旦显现出Omega的性状,将无疑会使他的职业生涯受到影响。发情期,体力,持久力,敏感程度,反应力……Omega天生便要比Alpha略逊一筹。

两个人吃完饭后百无聊赖地坐在书房的沙发里看电影,勇利提议看动物世界的纪录片,维克托想看勇利参演的作品,两个人相持不下,最后只是打开着放映机任白光投在幕布上,彼此依偎着贪食着带有发*情暗示的呼吸。

“维克托,要不我们看一些经典的电影吧?”

“我的办公桌左手数最下面的抽屉里有新淘到的片子。”

“唔,我其实想看《史密斯夫妇》。”勇利从维克托的信息素中解除了桎梏,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寻找片子,最下方的抽屉里果不其然有一只收集影片的马口铁盒子,勇利拿出来时目光不经意地瞥见了被压在盒子底下的一张纸。借着微弱的光亮,捕捉到了离婚的字眼,他的瞳孔一缩。

维克托心不在焉地咬着手指,目光渐渐凝固在灰白的幕布上,直到勇利叫了他几遍才回过神来。

维克托在想怎么把勇利带回父母家,以一对甜蜜伴侣的模式在家里相处两天。这本不是一件难事,他们一直扮演着完美的伴侣,甜蜜,知己知彼。只是,从勇利发情期的那一通电话开始,他的态度在一点点改变,有时甚至让维克托忘记是他提出的离婚——他想复合,维克托难以说他们究竟因为什么分开,是哪一次争吵,又或是每一次争吵?他觉得他们本不该离婚,用一纸冰冷的协议书来玩弄感情。

“你困了吗?看你好像有些疲倦。”勇利播放影片后走过去揽着维克托的肩膀,脸庞凑近去附在耳边低声询问。

“也许是抑制剂的功劳……好吧,我确实有些困了。”维克托歪头枕着勇利的肩膀,这有些别扭,他比勇利高。

抑制剂,该死的抑制剂。Alpha的抑制剂多了些安抚的强度,以至于给维克托仿佛服用安眠药一般的错觉。

“明天去你父母家”勇利说,“不要服用抑制剂了,你家里人总催的事情提上日程吧,以后我们都不要使用抑制剂了。”

《史密斯夫妇》的剧情他们重温了无数遍,无非是七年之痒,杀手特务之间周旋的故事情节,两个人看了约莫一个小时,维克托便时不时抵着勇利的头昏昏欲睡,温热的呼吸均匀有规律地喷洒在勇利的颈窝上。

勇利关闭放映机,整个书房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唯有窗外有淡淡的光,不知是月光还是路灯的光。刚才他没有说破提上日程的事究竟是哪一件,维克托亦没有回答,而是双手环住勇利的肩膀在他的嘴角轻轻吻了吻。

仿佛接吻可以解决一切一般。

“维克托,醒一醒,回卧室去睡吧。”

“我爱你……”在浑浑噩噩的清醒之前,维克托撒娇一般发出懒洋洋的声音,“我的生日礼物呢?”

“在我的嘴里,你自己拿。”勇利笑着说,一片漆黑里维克托没有找对嘴巴的位置,亲了两次都撞上了脸颊。

“你这个坏孩子,你是故意的吗?”

胜生勇利拒绝承认自己是故意捉弄维克托,然而取而代之的是舌尖卷着舌尖的接吻。

唾液交换,辗转缠绵,维克托捏着勇利的下颚加深了亲吻,两个人默契地交换着呼吸,明明彼此心中都没有做的打算,却如干柴烈火般接吻。

“我的礼物呢?”

“明天就看到了。”勇利弯眸狡黠地笑,擦了擦嘴角的唾液说,“刚才只是骗你的。”

“你真是演戏演多了,就你戏最多。”

“是的,接下来我们拍床戏吧。”

……

他们一起睡在维克托的床上,静静地听指针走过钟表盘的声音,维克托没有等到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便呼吸均匀地睡去。勇利侧着头,目光在他的身上逡巡。维克托抱着一只马卡钦形状的玩偶睡得恬静安稳,眼角的细纹反而显得他更帅气迷人,带着点儿悲切。

“Stay with me forever please……”

生日快乐。

偌大的卧室里立着一只三层的书柜,摆满了维克托和勇利的奖杯奖牌以及他们送给彼此的生日礼物。也许今天书架上将增添一个新成员,那么放在勇利送给他的第二个生日礼物旁边了。那是一个古拙的漆器盒子,塞满了电影票,确切地说,是勇利出演的电影包场的电影票。

深夜里有什么东西好像填满了,将要溢出来。

翌日清晨勇利醒来后便悄无声息地从维克托的怀里爬出来,蹑手蹑脚地下楼,从行李箱取出来一个黑色的帆布包,迟疑了片刻才拉开拉链把东西拿出来。

项圈,锁链,口球,狐狸尾巴肛塞,眼罩,以及,Sugar Cam。

自己给自己戴项圈,穿上维克托的衬衫。成年人有无尽的情趣和羞耻,比如此时,勇利站在镜子前捏着项圈上的金属牌,目光注视着牌子上的Victor's gift渐渐厚重了呼吸。

勇利拎着拴自己的链子又回了维克托的卧室,维克托还在睡梦中,勇利轻手轻脚地躺回他的怀里,闭上眼睛一边平稳呼吸一边等维克托醒来。

要如何呢?勇利没有想好之后的事情,把自己当作礼物这种方式似乎不是他这种年龄的人玩儿的了,换作六七年前他们大概会欲罢不能,不过换成现在,总觉得有些怪异。

维克托睁开眼的时候看到一只小狗面色绯红地装睡,胸前平放着一条金属链子,他想起来昨天晚上勇利说的话后便笑了出来,声音里颇有主人的威严:“谁让你睡我床上了?”

勇利睁开眼睛看着维克托,对方接过链子顺势把他从床上带起来,从他穿着自己的衬衫来看维克托对这个生日礼物颇为满意。

“就这么回家吧。”维克托说。

“不行……怎么能在你父母面前这样……”

“你是我的,”维克托补充道,“礼物。”

“所以你才更应该自己享有,你想让别人看我这个样子,还是想你自己一个人看?”

维克托自然不会让勇利这个样子回父母家,不过退而求其次戴着项圈也不错,两个人各让一步,于是勇利只戴着一个皮制项圈,领子遮住了刻有维克托名字的金属牌。

维克托一边开车一边问勇利能不能一直戴着参加节目,勇利翻了个白眼说道:“你想让我上头条吗?色情演员?放浪Omega?”

“你确实很色情啊,真是的。”维克托说,“如果我是个有钱的导演就好了。”

“我如果是导演,我肯定会花重金请你做我的男一号,我做男二号,我们拍gv,没有第三个人。”
tbc

谢谢骨骨!你真是我的宝宝,这姑娘幸好我昨天没看到,不然把持不住容易睡不着。你放心,我绝对会考好的。爱你!



但是我绝对不会更文的。

肉骨:

太久沒拿筆連圖都不會畫了……要練_ノ乙(、ン、)_
@加钙奶子 çŒ¹æ˜Žå¤©é«˜è€ƒåŠ æ²¹www要是考砸了我不放過你(等等

没有参加第三次好遗憾啊!我先码,等到有时间慢慢看,会回馈repo哒!比心!爱各位!都太棒啦!

希望还有企划四,带上我,带上我

明昭北往:

企划三期 | è·å°”è’™ æ­£å¼å‘刊!

最深和最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作者: 

@一言以蔽之  @陆婪  @瞎说茉  @MISS.U  @桑泊莫  @萧隐   @公子甜白°   @眼袋君  @▲那吉先生 â–²  @尤冼  @灯酒揽夜  @九宴WUTAGE  @风净沉舟  @蔚青山  @殁生  @蔚青山 @楼外楼  @D  @朔卿    ç£šç‰†ä¹‹ä¸‹ã€‚  @ å¼µé¶“   @白遇 

画者:

 @蹦迪薯条。  @余洲 

校对: 

@韶光贱 

设计/主催:

明昭北往

下载链接:

戳我 ï¼ˆuvs9)


阅后即焚!禁止二次上传!

欢迎大家写repo投喂~~